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古物

废墟中的水牛张 高楼下的翰林院

2015-08-11 14:59:40 来源:  作者:
摘要: 听说郑州高新区沟赵乡水牛张村有个张氏祠堂,已经被列入郑州市文物保护单位,我们慕名而来,可是,来到水牛张村的村头,触目所及之处,遍是高高低低的废墟,真是“直拆的,白茫茫一片

 听说郑州高新区沟赵乡水牛张村有个张氏祠堂,已经被列入郑州市文物保护单位,我们慕名而来,可是,来到水牛张村的村头,触目所及之处,遍是高高低低的废墟,真是“直拆的,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0(2).jpg

在废墟中,我们七拐八绕,终于站到了张氏祠堂的大门处,矮小、荒凉、破败,是我们对张氏祠堂的基本印象。大门紧锁着,可以看到院内两三通石碑,在杂草中横卧着,唯一还显示出生气的,是大门上贴着的新年对联,说明这里还有人惦记着。

0.jpg

想想也是,村子刚被拆完,村民们正忙不迭安置新家,谁有闲心来这里拜祭呢?孔子说:“未事人,安事鬼?”还是先照顾现实的生活吧!

一片怅然声中,我们离开了水牛张村。据说这个村子以盛产桃子而著名,桃子个大味美。桃林,在村子周围看到零星的几片,可是村民都已经“被上楼”了,桃林还能存活多久呢?也许不久之后,水牛张的村民们再来找祖先生活过的土地,恐怕只有那座低矮的张氏祠堂,作为唯一的载体、唯一的地标了吧!

接下来我们又驱车到了须水镇孙庄,想看看这个村子的翰林父子故居。从清道光五年(1825)至光绪三十三年(1907),孙庄孙氏家族中先后有二十余人荣任清廷学政、道台、郎中、知府、知州、知县等官职,有七人受皇封,被乡邻誉为父子双翰林、一门三进士、四拔贡,是郑州西郊乃至省城颇有名气的名门望族。

眼前的孙庄与刚看过的水牛张村真是有天壤之别啊,村子里货车来来往往,拉水泥的,拉大沙的,拉简易房板材的,很多房子都在加高或者加大面积。村民说:“我们村马上也该拆迁了,赶紧多盖点争取到时候多赔偿些。”接着又补充说:“上头政策是村民每个人补偿500平方米面积和150万元,就那我们也不愿意,能多补偿点就多争取。”

我们听了很无语。建,是为了拆,中国特色的建设与拆迁,郑州西部开发的规划如此,我们能说什么呢?

在村民的指引下,我们又是一番七拐八绕,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父子双翰林”的故居。

我们不知道该对孙庄的翰林故居表达什么样的情感,是万幸呢,还是悲哀呢?万幸的是,在寸土寸金的孙庄,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翰林故居竟然还保存了三座老屋中的两座,真是奇迹啊!可是眼前的翰林故居,我们感觉到的,更多是悲哀,仅留的两座老屋之间,大约十几米的间隙中,竟然又建起了一座高楼,与老屋之间几乎就只有一线之距,把两座老屋生生分割开来。高楼上火花四溅,不时有火花落下来,我们不得不抱着头,缩着脖子,如过街老鼠般迅速把两座残留的老屋看了看,真是:考察有危险,到访需谨慎啊。

8_130427093645_1.jpg
  
房子是普通的清朝中原民居,没有传说中的精美,大门紧锁着,院内竟然堆放着大堆的废品。

我们再一次的无语。

我们心情沉重地和孙庄告别。下一次再来时还有没有孙庄了呢?翰林故居作为孙庄的载体会不会被保留呢?孙庄是不是要永远从郑州版图消失了呢?面前的一切似乎已经告知我们答案了。

在平常对民居的考察中,只要见到破坏,总是和“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联系起来。《朝阳沟》里银环还唱着“祖国的大建设一日千里”,那时期的轰轰烈烈我们今天却给予的是否定性评价,那么,我们今天正经历的城镇化建设,又孰是孰非呢?我们的后代又会给我们什么评价呢?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郑西信息港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