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聚焦

柏庙河航运遗址考察

2019-03-15 08:28:57 来源: 郑西信息港 作者:
摘要: 从乔楼坐荥阳19路公交,在周古寺桥头下车,沿北侧土路往河床走行。忽见大桥下边,一片一片全是庙观供奉的神佛像品。正仔细打量间,几十米外的河岸半坡的一处窑院传来了不住声的犬

 从乔楼坐荥阳19路公交,在周古寺桥头下车,沿北侧土路往河床走行。忽见大桥下边,一片一片全是庙观供奉的神佛像品。正仔细打量间,几十米外的河岸半坡的一处窑院传来了不住声的犬吠,抬眼一望,狗旁还有一中等身材汉子向我睃巡。

我迎著狗吠与观望走过去,和他打招呼:

"这小狗挺尽责,咬人吗?"

答:"不咬。过去养那个,咬,给人了。"

左下角小狗,刚才顶它叫的欢。一看我和主人说个不了,干脆放懒睡觉~这东西明白的很。

接谈之下,才知道,这是一个专门的神祗仙尊供像雕塑厂。近二年生意不景气,只剩他一个人在这里守摊儿。

朋友谈锋很健。难得有个有来有去的攀谈者,从出世的仙家神灵,到入世的世路淡凉,比我教书的还能说。

说起来还是豫东老乡。兰考东边的。跟辽宁美院毕业的老师学了几年,从塑到彩,已是拿得起放得下。对这二年息火冷灶很是不然与无奈。

趁著他接了个说个不了的手机通话,我赶忙趁机招手作别。

我还得赶路不是?

别过塑像师传,走下周古寺大桥下游干涸的河床,向北走去。

七绕八拐,鑽到竹叶河村东河岸上一处乡民承包园里,正发愁出不去时,一位村姑骑电动车到了门外,惊异于我怎么在里面。我说了自己的行藏,感谢她的解困巧缘与快乐邂逅,竟然攀谈了好大一会儿。时近中午,肚中飢馁。她提醒我,正好北周逢会,小吃摊不少,别饿著。我再次致谢,大步奔向对岸的北周村。

北周不陌生,几年前参加古民居保护活动,参观村中的高层碉楼,来过不止一次。

我又一次观瞻了北周村的船商巨子的高大雕楼。

比五年前第一次来,已更是破败。

原来沿梯可攀登到第三层,现在,楼板拆去,仅馀梯子孑然靠牆鹄立。

楼脚砖石坍落,已是无人保护的危楼。

西侧另一座四层的碉楼,虽体量稍低下,但落锁挂牌,写明是"许伟东故居",成为荥阳市文物保护单位。

北周集会沿村中主要街道设摊,大致呈T字形,南北短,东西长。对著河坡是南北向,摊位布摆约一百多米。从路中向东的长街两侧,摊点竞连绵一里多长。据老乡说,北周是后晌会,下午三点以后更热闹。

我以实际行动参予了庙会活动。

在饭摊上吃了一碗胡辣汤,三根大油条,味道纯正淳香,一共不过五元钱。城里没这价。丰产路家门口聚奎苑的早餐点,单是一碗味道不咋样的胡辣汤,就楞要你五元钱,黑!

走到一处二元物品售卖摊儿,捡了一把野菜铲儿,以备不时之需。

面对琳琅满目的热闹村会,真不知道后晌会热闹成啥样。

离开北周,准备下河继续考察古航运河道,打听地名方里时,竟碰上一个从五云山集体动迁到柏庙五云社区的老乡,拉呱多时,他吃惊我咋对五云山周边那么熟,我告诉他,我用脚把五云山趟了十来遍儿了。

北京的同学说我比老北京还熟悉旯旮胡同;

老乡说我比当地人还熟悉五云山。

我心说:岂只是五云山。

走到竹叶河大桥下边,一条从河岸向东伸延的大沟告诉我,它就是北周村绅商的舟漕孔道。我又一次观瞻了北周村的船商巨子的高大雕楼。比五年前第一次来,已更是破败。原来沿梯可攀登到第三层,现在,楼板拆除,仅馀梯子孑然靠牆鹄立。继续北行,经过柏庙船商的码头柏庙河村,河道向西北折转。遥望北岸,是民初法学巨擘魏承漠的故居魏岗村(柏庙西街)。河床以此为界,西去归上街峡窝管,两岸已经硬化;东去归荥阳城关乡北周、竹叶河管,河道依然。

沿河床西向远眺,冯沟水库及大垻一览无馀。

再向前走就是方顶湖风景区了。

北岸望去,半坡的漂亮窑洞连三赶四一拉溜。让人联想,古时官道的大致存在特点:陆地走地沟,沿河走河腰。

想当年,柏庙是比南周、北周更繁盛的官民大道、水旱码头。

至此,柏庙河的近古航运考察粗疏完结。

踏勘结束,找寻去荥阳公交19路的西端终点站竹叶河村委会的路。几经周折,爬了不少沟坎,终于攀上高岸,面前是一片坟莹,但是村里的路灯杆已然可见。我在老乡浇麦的井水池里洗了满面的风尘,大步走向村中。

竹叶河村以名栽植,竹林不少。村子不大,十分整洁。来到村中的政务广场,也是公交的调头处,闲溜达候车。

广场西侧是门额"周郑世第"四字的封闭院落,里面的屋顶的筒瓦鸱吻,让人认定这是两姓人的共奉祠堂。

村南的竹叶河已被节节承包,成了鱼塘。

顺著柏庙河岸,有建筑不俗的招引游客的多层楼宇。

村里的土地开发利用还是比较充分的。

待了不过十分钟,19路就到了。下来了一拨来玩的中老年妇女,这季节来这儿干吗?

也许深沟丛竹,也是城里看不到的景致。捎带著剜个野菜,也不虚此行。

得,上车走人,整个这一天,还算机缘巧合,完美成功。

柏庙河航运遗址考察

今天出游的目的就是实地踏勘汜水支流柏庙河各个码头同邻近船商大庄间的关繫。

由于出发过晚,到乔楼已近中午,只好先打尖。原计划坐荥阳公交19路去柏庙河,但久等不来,只好步行。去十多里,回来十多里。到南周村看过商绅碉楼、来到村西南码头盐店河,已是下午两点多。

码头已无复旧观。

住户窑洞成了崖壁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半壁悬洞,只有高岸到河边的之字形坡道还依稀可以辨认。

河底完全乾涸。

当年的盐船靠岸,工夫忙碌的情景只能在这旧址上发挥形象思维、拟景描摹了。

沿著河床北行,右岸凤凰台,左岸周古寺的壮美山河令人留恋。

当年河中舟旅成行,高岸游人如织,庙宇香火鼎盛,清流载舟,两岸碧透,多美的中州山水彩画!

一切,都成了故事。

图/文 作者:李国华  原创图文 转载须经授权!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郑西信息港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